2021-01 Goodbye 2020

Posted: January 04, 2021

其实之前也有认真写过年终总结,但抱着要公开发表的心态来写还是第一次。倒不是说因此会有什么内容上的顾虑,只是多了一分责任感。

先从时间线上说开来吧。

毕业

今年是我接受来自中国教育体系的教育的最后一年——严格来说,只有半年。

当时作出这个决定还是很犹豫的,但现在愈发坚定地相信了这个选择之于我个人的正确性。去年 9 月我刚结束暑研从美国回来,就开始面临着这个决策的挑衅。是直接在复旦保研,或者继续头铁申请出国读博,还是延迟毕业,甚至说直接工作?随着时间的推移,摆在我面前的选项开始收束,终于在 2020 年 4 月最后一个学期的期中退课那一周,我放弃了最后的退课延毕的机会,终于选择了工作。

这大概是我第一次面临如此重大的决定,也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地领悟了“走独特的路,为自己而活”的想法。我感到“天地辽阔,万物可爱”。

当时回复一个朋友的聊天记录截图。

很巧地在今天,2020 年最后一天,见到这张纸(来自我最喜欢的一个公众号,自 PAI),很是切题了。

对每个人而言,真正的职责只有一个:找到自我。然后在心中坚守其一生,全心全意,永不停息。所有其他的路都是不完整的,是人的逃避方式,是对大众理想的懦弱回归,是随波逐流,是对内心的恐惧。——赫尔曼. 黑塞《德米安》

因为疫情,草率而匆忙地毕业。记得是 7 月 3 号,领到了学位证和毕业证,离开了复旦。说没有伤感和不安是假的,但说多了也矫情,就这样吧。

既往不念,纵情向前。

旅行

毕业之后就去旅游了,和朋友一路,从西宁开车到日喀则。

在此之前,我从未因为旅游而远行,去一个地方都是因为有特别的目的,旅游只是顺便。这次出行是我第一次不抱任何事务的目的浪游。

土家野夫在一席的一个演讲中提到,有两种人生,一种是有所在的,另一种是无所在的。什么叫有所在的生活呢?就是说你每天从一个固定的地方出发,有固定的运行轨迹,比如去学校、去公司,最后再回到这个地方。你生活在一个固定的程序里,一生就沿着这样重复的道路,偶尔有一些小意外。另一种人生是无所在的,每天你踏出家门,就不知道第二天会在哪里,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在每一个码头、每一个车站,甚至在一个大街转角的地方,都有可能因为踩到一个少女的裙边,一声道歉而邂逅一场意外的爱情。

这种无所在的人生是浪漫的,但是绝大多数的我们都无法进入其中。而旅行,则无疑是打破固定轨迹,短时体验无所在的人生。

除了毕业旅行,我下半年的时候还参加了两次户外旅行。就在一个周末,和一批你之前不认识的同龄人一同去攀登一座山,一路上欢歌笑语,忘却山下烦恼。扎营取水,生火做饭,篝火夜谈,仰望星空。到下山的时候,大家就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于是 2020 年的最后一天,我和一同去西藏自驾的朋友们渡过;而在 2021 年的第一天,则和一同上山的几个伙伴一起去了崇明岛看日出。


到这里可以简单说下我在毕业前安慰自己的一个观点,那就是对接下来这个人生阶段的指导性意见:本质上说,毕业之后我只有两个重要任务,那就是追求更好的教育和维护良好的社会关系。

前者是大学教育的延伸,是「一个人终将成为自己的老师」这个信念的实践;后者是幸福的来源。

关于这两个命题我还有很多想法,也还在积极探索之中,可惜这里地方太小写不下,以后再聊。


工作

我是 8 月 10 日正式入职的 PingCAP。

工作的意义在于什么?我觉得我是想清楚了这个问题,才选择的这条路。工作的意义并不是为了追求财富,而是创造价值,收入和财富不过是副产物。这里的「价值」的定义取决于每个人自己的价值观,而对于我来说,用代码创造被人称道的产品就是一个重要的价值创造过程。

当明确了上述观点之后,职业、公司、岗位等等选择就显得不那么困难了。PingCAP 是我服务的第一家,也是至今唯一一家公司。目前来看,在贵司各方面的体验都很正面,技术扎实,同事牛逼,氛围温暖,人性化,并且在做的事情也足够酷。我毫不怀疑我的工作的价值——毕竟有那么多用户在使用我们的产品,我的每一行代码都会在无数台服务器上运行,协助用户完成至关重要的任务。

在贵司的工作还只是开始,我仍然在不断的学习和成长中。数据库和分布式系统这两个宏大的领域有太多可以挖掘的东西,而且可以扩张到其他领域,比如编译、体系结构、操作系统、机器学习等等。希望在未来可以在这些方向上做一些分享。


接下来三个部分和时间线关系不大了,可以说贯穿了整个 2020 年吧。


音乐

我一直都相信,程序员这个职业最幸福的额外赏赐就是可以和音乐为伴。我作为老网易云音乐用户,统计显示我听过 9000 多首歌。

不过我的口味在今年发生了改变(与其说改变,毋宁说扩张),从前我主要是听 acg 的 op ed,今年开始愈发喜欢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日语金曲和一些国内乐队和歌手的歌。

后者里我太喜欢的有:

这几个乐队的音乐都非常不错,而且我都非常喜欢,这里就只选了四首做强推。其他的还有刺猬,谢天笑,宋冬野,李志的等等,不过感觉不能再往下列举了,列太长就太影响观感了。这里列出的都是我今年开始听的特别多的,像万青的《杀死那个石家庄人》我很早就听到了,至今仍然觉得震撼,但也没有列出。

工作的时候我一般会把手机给关掉,而 linux 上仅有的网易云音乐曲库有限,所以我会在 youtube 上听音乐,比如不插电的现场、合辑等等,用 youtube-dl 下载到本地,然后用 vlc 建了个 playlist,终日循环。

听国内乐队的好处在于,我可以唱。

如果你晚上在邯郸路、五角场、政通路或者政学路上看到一个孤独的灵魂在歌唱,那大概就是我了。

输入

从音乐就自然引入到输入这个话题了。今年是我开始关注自己的输入的第一年,之前也写过关于输入管理的内容,但这个话题实在是值得反复研究,常思常新的,这里就列举下我今年看得比较多的内容。

以上是固定输入,其实大部分时间可能都花在碎片化、无意识的输入上了,这个才是输入控制最重要的部分。我的想法是分离探索和利用两个过程(exploration v.s. exploitation,从强化学习理论里偷来的观点),给看到的新鲜内容一个输入沉淀期,先收集起来,再切换到有意识的消化过程。这个想法的具体实践方式我还在探索中。

一个该批评的点是没有读书。其实年底开始看书了,但到现在也就看了两本(《刷新》和《闪电式扩张》)。来年还是要多沉下心来读一些书的,无论是技术向(有用)还是兴趣向(无用)。

输出

嘛,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开始有意识地输出内容了。其实我很早就开始写博客了——从 13 年搞竞赛开始。但我的博客换过非常多的地方——市面上大部分博客平台和建站手段我都尝试过,但没有一个是长期坚持下去的,这个也是现在看来非常遗憾的一件事情。所以从今年开始,我决定要更正式地、更持续地来生产内容了。

目前体验很不错,来自朋友们的反馈大多比较正面。也有不少朋友会催更我,对于这种行为我只想说:大力点,多催点,我谢谢你们!


感觉 2020 年还是挺迷幻的,我似乎做了很多事情,但又什么都没有做;我似乎改变了很多,但又什么都没有改变。唯希望 2021 年,可以有更多的沉淀,更扎实地达到一些里程碑,那样在总结的时候大概会更有一些底气吧。


以上是 2021 年第一周的周报。

其实从去年就开始在写这篇年终总结的文章了,但是拖延症终于再次爆发了,于是便一直拖延到现在。

因为我很难保证这种不命题、内容和格式都比较自由,同时又有价值的内容可以持续产出,但我又希望坚持每周都能写一些东西,所以接下来周报的内容会有一些调整,内容会更有规律性一些,大概会有一些栏目的划分,暂定:

那么就预告一下计划中的文章吧:

最后一如既往地欢迎大家评论和私聊我!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