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 周报:回家

Posted: January 18, 2021

这周周中仍然保持了早起,但晚上睡觉的时间还是有点难控制,因此不得不通过回笼补觉来避免睡眠过少的情况(有个专门的说法,sleep deprived)。如果要在早上五点起床,为了维持每天 7 个小时的睡眠,则晚上 10 点必须躺下——这一点还是颇有难度,我还需要继续研究一些设计来帮助达成。

一个比较好的想法是,把睡前的时间留给运动。我是那种运动完会有倦意的人,所以睡前的运动会提高我睡眠的质量。如果能做到 8:30 去运动(这是一个确定的时间点,相比于去睡觉,也是一个很好做出的决定),那么就能很自然地在 9:30 结束运动,然后立马洗澡睡觉。

不过,接下来一段时间我的生活可能需要重新设计——因为我离开上海回父母家了。

因为公司下周全员在家办公,所以我和室友都决定提前跑路—— 28 号之后返乡需要提供核酸检测证明,接下来继续在上海待下去恐怕又要重现去年此时的禁足生活。

父母家,或称老家,已经是太遥远的一个地方了。

按照生活的地方,我的人生可以分为几个阶段。从出生到上小学前,我住在外婆家,和一大群兄弟姐妹们玩耍,那是我最快乐的童年;小学时家搬到了县城,住在芙夷河畔的沿河街上,从此只有偶尔的周末去外婆家,大部分课余时间,我要么是自己一个人在家门口的废品回收站玩(我是老垃圾佬了),锻炼了强大免疫力以及启蒙了我对电子电路的爱好,要么是在新华书店里看书,这些也都是非常美好的回忆;初中时,家搬到了县城里另一个地方,也是这趟回家之旅的终点——不得不承认,我对这个地方没有太多回忆,也没有太多想念,因为充满了某种琐碎与纷争,这也造就了我的逃离;高中我考去了长沙,在雨花区劳动西路上生活了三年,努力、专注与反思,奠定了我对计算机的热爱也塑造了我的人格;后来的故事你们都知道了,我毫无悬念地来了复旦,毕业后留在了上海工作。

值得一提的时,在我离开县城的这么些年里,我最宝贵的记忆所在之处,已经全部灰飞烟灭了。旧城区的改造将我存在过的沿河街碾为粉齑。我还记得当时得知这个消息时的黯然。改造期间我特意赶回来,在残垣断壁中努力分辨出当年我生活过的地方。

“你看,是这个地方吧?我们当时的家所在的位置“,我说。

爸爸站在一个陷在地里的树桩上说:“不是的,是这里,你不记得门前这颗树了吗?”

我不的确记得了。“这个地方曾经是我们家的窗台,我最喜欢趴在窗前看河水和对面的山了。”

”嗯,反正就是在这个附近。”爸爸不置可否地结束了对话。

我站在那里沉默,凝视。终于掏出了手机,一部 iphone 8,打开了录像,匆匆拍了一小段就离开了。

输入

上周这部分似乎写的并不好,主要是在写的当天汇集的,以至于没法写太多笔记和批注——会花比较多时间。所以最好的模式就是每天都总结一下当天看过的内容。

视频

播客

这周周报已经太长了……

输出

如何成为一名优秀的计算机学生。已经完成,见博客 https://ichn.xyz/blog/how-to-learn-cs

接下来:

如果还有空的话(感觉没有),希望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