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 周报:春节见闻

Posted: February 14, 2021

春节回家一下子欠下三篇周报没写,这实在挺令人难过的——不过也没有办法,毕竟有两周时间都在 oncall,后一周被过节完全打乱,时间都支离破碎的,的确很难静下心来写点东西。

不过我已经于第六周周日返回上海了,因此决定还是抽出时间,尽快把周报补上。

作息:延续 oncall,继续崩溃。


聊聊春节在家的见闻吧。

第一件事情是关于自己的。

周一那天准备回一趟外婆家,结果在车上身体就出现了不适——胸闷、头晕,到了外婆家也无精打采的,像焉了的茄子一样,在沙发上躺了大半天。记得当时在看 13 台的新闻频道,迷糊之间感觉午间新闻重复放了三次,一时不知自己是否已经晕到超出了时间的束缚。

爸爸妈妈看到我这样也很着急。爸爸连忙去给我买了一条更厚的裤子套上(我一直穿的单裤)。我的确是难受极了,但自己也没有发烧,不知道是何原因。因为我一直和妈妈说我难受、胸闷、喘不过气来,特别是在沙发前起了个火炕之后,我感到更加难以呼吸了,于是在决定出门去医院之前,给妈妈开个小玩笑。我大口喘了两口气之后,慢慢地闭上眼睛,放慢呼吸再到最后停止呼吸,假装自己失去意识了。

我感到妈妈明显的慌乱,叫了三四声我的名字,并笨拙地用手指掐我的人中,拎着我的衣领,小心地拍打着我的脸颊。

当时房间里就只有我和妈妈两个人,这一定是一个母亲最无助的时刻。

我睁开了眼,蹬地一下站了起来,做了个鬼脸,说我开玩笑的呢,出去走走透透气。妈妈也噗哧笑了,又气又仿佛松了一口气地说,吓死了,快去走走吧。

只有我自己知道,其实是我不敢面对妈妈眼角的泪花。

出门走走的确是有好处的,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之后,我就缓过来了。过了一会我觉得还是得去医院看看是什么情况,于是让妈妈和弟弟陪我走一趟。然而,我走到半路上就感到胃里一阵痉挛,舌头根部涌起又酸又苦的味道,我哇地一口把午饭吐了出来,哇地二口把早饭吐了出来,哇地三口把昨夜的晚饭吐了出来。混合着米粒的粘液涌入鼻腔的感觉,是我永远也忘不了的。意料之中的是,吐完我感觉好多了,至少没有胸闷之感,可以正常呼吸了。

所谓医院,其实是街上的诊所,既然我感觉好多了,我还是不太想进去了。

后来我又出现了连续的腹泻,吃啥拉啥,但只拉得出液体。

我觉得我的反应大概就是所谓的「水土不服」,于是上网搜了一下,了解到水土不服其实是食用了不卫生的食物,而身体没有相关的抵抗力造成的,专门的说法叫「旅行者腹泻」,往往出现在从发达地区去往不发达地区的前两周内,而我的症状和旅行者腹泻的症状完全一致。于是一方面补充水分和电解质,另一方面吃了蒙脱石散(止泻药)和诺氟沙星(抗生素),很快就好了。

这个经历还挺令人嘘唏的——没想到我回老家竟然都会水土不服,我与这片土地已经形成了如此的隔阂了吗?

第二件事情是关于我的家族。

我在家里找到了胡氏的族谱,厚厚的一大本,书签夹在了属于我们这个小家庭的一页。上面写着从爷爷开始我父系家族的所有人的关系和名字,还挺神奇的,为此我还知道了自己的族名是「泽镁」——我其实以前就知道自己有一个族名,但只知道方言的叫法,不知道字面是哪个字。

我父母两方面都算是比较大的家族,亲戚之间的关系也很不错,因此过年就比较热闹。爷爷有四个儿子一个女儿,外婆有四个女儿两个儿子,而这些舅舅姑姑叔叔姨姨又都有孩子,我因此有许多哥哥姐姐弟弟妹妹,而他们大多也结婚生孩子了,因此家里有数不清的娃儿。因为我只有过年才回家,去年还要抱着的外甥女,现在已经能满地跑了,就感觉很神奇。

我还是挺喜欢小孩子的。

我有一个大我快二十岁的表哥,他是我们这一辈中最早考上大学的人,目前已经事业有成。他一直是我小时候听着传说长大的榜样。譬如我妈妈早年见到他研究生时用英语写的论文,在我面前啧啧称奇,给小时候的我留下了“我要学好英语成为像哥哥那样可以用英语写作的人”的目标——现在看来当然不觉得是多么值得炫耀的事情——我现在不仅可以用英语写论文,还在国外学习工作过,但你无法低估这样一丝可以捉摸的光在一个小孩子心中的亮度。或许这就是为啥我从初中开始英语成绩就特别好的潜在原因吧。

表哥当年考上的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读了研究生毕业后先进入体制内,随后出来创业。我则似乎走到了和他类似的起点,未来迎接我的,表哥其实已经是过来人了。那么如果我观照他的现状,是否会是二十年后我的归宿呢?

其实我之前和表哥的接触并不是特别多,因为我成长的时候他已经到外面打拼去了。而只是从最近一两年开始,因为他事业稳定了,所以更多地回老家,我们也因此可以产生一些交流。很显然,我们之间是很能聊得来的,毕竟共享了很多背景认知,他和我聊他的公司的运作模式,我和他聊自己毕业后的工作与生活的安排。

他告诉我,他未来几年会保守地扩张他的公司的业务,再继续努力一把,然后四五年内就可以退休了。与之相对应的,他在老家修缮了他父母的房子,围起了一个大院子。拜年的时候在这个院子里听大人们拉家常,和小孩子们嬉戏打闹,去玩弹弓与焰火,没有比这个场面更能具象化「天伦之乐」一词的了。他说等他退休了,他要用更现代化的建筑风格来重新设计一下房子,并修建地下车库甚至是后院的游泳池。

我听来也觉得很羡慕。或许最终我也会收敛到这种,改变世界的梦醒了,发觉自己不过是万千普通人中稍稍过得好一些的那种。那个时候我仍然有追求,有继续努力的目标,只不过更具体、更现实也更平凡。

输入

没有太多技术性的阅读。读了两篇我每期必读的公众号「自 PAI」的两篇文章,感触很深,在这里记录并分享。

初一时,一篇青春文学改变了我的命运

一个北大保安的爬升之路

这两篇文章讲的都是普通人的不普通的故事。我很喜欢读这些故事。其实所有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如果能好好讲述,都是非常有价值的。读别人的故事,就仿佛自己多活了一次,如果说还能从这些故事中收获一些东西,指导自己的生活,那么就更棒了。这就是为什么我很喜欢「自 PAI」这个公众号的原因,真实、普通,却不平凡,充满着生命的力量。


因为过节四处奔波,周报会变得更个人化一点,其实就很像周记。

不过这周(07 周)开始,生活又回到了固定的轨道之上,所以之后会稳定更新的。没有发周报的这段时间里,有不少朋友催更过,我很感谢大家的关注,希望大家可以继续支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