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日记

By: Jeff Hu
Posted: November 04, 2020

又有一段时间没有写日记了。那我还是写点罢。

昨天晚上到房间去之后,坐在地上写了一些字,但是因为太累了,写了半截就草草地中断了。最近因为中午健身的缘故,晚上到家就累得不行。而昨天工作强度也很大,连续七八个小时都在写代码,累意尤甚。

说说自己最近的一些想法吧。

日记还是要写的,作为一种反思手段,是大有裨益的。流水帐之类的时间记录,虽也有益,但没有太多反思性,我也不会想着要回过头来看;而自己写下的文字会凝固时间,是送给未来的自己最宝贵的礼物。

如何学到知识的知识,有些时候比想学的知识更重要。很常见的情况是,有一些学问本质来说并没有那么晦涩,真正难的地方是如何去学会它——为此可能需要强悍的资料收集能力,可能需要破除很多人为设置的门槛(譬如作为故作深奥的掩饰的晦涩的术语),可能需要敢于质问和怀疑的勇气。而对于学到知识的知识来说,刚刚学会的人比很早就学会的人的认识要更加深刻。这点我自己感触颇深——很多计算机相关的概念对于我来说是太自然而然了,以致于难以解释,更难以向别人传授,而刚刚学会某个概念的时候反而是最能讲清楚我学会的东西是什么的时候。

上述想法的意思在于,因为担心自己在某个行业还不是专家而不敢分享自己的经验的逻辑其实并不成立,因为在如何学会某件事情上,刚刚完成挑战的你,或许比那些专家更有发言权。

最近脑子得空的时候,都在看一席的演说。比如通勤或者健身的时候,我会带着耳机听;在洗澡或者做家务的时候,我会用音箱播放。这里记录或者说介绍一下给我印象比较深的几个吧。

金承志:可以被用心浪费的时间

金承志这个名字我看起来是有点眼熟的,打开之后才想起,他正是几年前因为《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哪了》而“火出圈”的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的团长。

土家野夫:在路上

双雪涛:冬天的骨头

人生可能就是這麼一個口袋,只能裝有限的東西。人生若太過臃腫了,是沒辦法走遠路的。但有一些應該堅持的東西是不應該失去的。想起陀思妥耶夫斯基那句話:首先人應該善良,其次應該誠實。但,最重要的,是不要相互遺忘。

李迪华:「与人为敌」的人居环境

收到弟弟的来信,感到非常欣慰,我得尽快给他回信。